哪怕只有一个人能和他并肩作战
2018-09-21 17:1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事发地就在被的城北药田,书书带着小凡来到药田查探,发现附近的一处湖水散发着刺鼻的味道,他们怀疑灵药的枯萎与湖水有关,湖水的上游直指空桑山。他们回到城主府向老城主报告,书书表示可以问一问附近的居民,据颜护卫所言,城北居民在搬走前曾反映上游有吸血,导致多人丧命,死者的脖子上都有啮咬的痕迹。只是,颜护卫曾在居民撤离后带人蹲守过村落,却只了那名中毒的万毒门。不管怎么样,老城主对于书书的清晰思很是赞赏,他决定让书书来彻查此事。不过,李洵却争着要揽下此事,老城主只好派他们两个一起调查。

周一仙是算命师,小环作为他的孙女,对卜算之事自然也略通一二。她帮小凡测算出,非常完美,拿走他法宝的人,是他见过而且认识的人,只要他找到那个人,对方很快就会主动把法宝还给他。小凡认识的女孩子屈指可数,田灵儿在山上,陆雪琪还在空桑山,这两个人都不可能跑来拿他的法宝。小凡想到了锦绣坊那个武功高强的老板娘金瓶儿,他来到锦绣坊门前,恰好看见当日的那个蒙面的绿衫姑娘从锦绣坊内走了出来。小凡连忙追上去,姑娘性极高,立刻发现了小凡,两个人一交手,小凡扯下她的面纱才发现原来是碧瑶。

就算田不易表示张小凡极有可能被逐出师门,张小凡也没有将田灵儿供出来。田不易气得给了他重重的一掌,他旧伤再添新伤,立刻昏迷过去。灵儿和师兄们都替小凡求情,田不易无可奈何地拂袖而去。不过,小凡醒来之后,却发现田不易的那一掌反而打通了他体内的淤血,让他的伤势有所好转。从大师兄口中,小凡得知除了他之外,大竹峰的已经全部败下阵来。

目前七脉会武只剩下四名,小凡对阵陆雪琪、林惊羽对阵曾书书。雪琪在比赛过程中,雪琪使出了御雷真诀,没想到却让小凡回想起了当年的那个黑衣人使用的招数。他的记忆仿佛回到了草庙村被的那天,那是他心里最伤痛的记忆。间,他看见了他的启蒙普智,普智问他是否学得了青云门的法术,他只能给予否定的答案。接着,普智又问小凡有否妥善使用自己交给他的法宝,还告诉他此法宝嗜血,他杀越多的人,法宝的力量就越强大。

老城主和周一仙虽为至交,却一见面就吵架,特别是在小环的问题上。两个人都极为疼爱小环,又都想把小环放在身边,这次,老城主想出了一个绝招,那就是把小环嫁给未来的渝都城主。可是很显然,小环对吊儿郎当的书书和目中无人的李洵都没有好感。

之后的几天,书书一直陪着小凡找他的黑棒,却始终一无所获。最后,阿相帮他们找到了一个最近刚刚出现在渝都,而且背着长条状包裹的绿衣姑娘。书书上前试探这名姑娘,没想到反倒和她吵了起来。书书还追着她跑了半条街,被她的算命师爷爷误认为登徒子,差点。劝架的小凡认出姑娘背着的包裹里根本不是他的黑棒,他连忙拉着书书离开。

听完惊羽的分析,小凡也深有同感。不过,第二日,他们就看见小环领着金瓶儿去见卫老城主,金瓶儿手上还拎着一瓶五花酿。原来,金瓶儿与卫老城主是忘年之交,五花娘则是她亲自给卫老城主酿来强身健体的药酒。虽说金瓶儿的锦绣坊在渝都已开了五年之久,但小凡等人还是担心她与有关联,也许会对老城主不利。对于他们的顾虑,小环觉得简直是不可理喻。惊羽也认为不可,众人一致决定先找出来。于是,他们兵分两出发,小凡和惊羽去的底细,书书和雪琪则去解决水源的问题。

另一边,后下山的陆雪琪和林惊羽已经到了空桑山,只是,他们既没有发现万蝠古窟的踪迹,也不见妖人去向,便决定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在树林之中,他们发现一处花儿开得别样红的花圃,又遇见了一个身形极快的神秘人。林惊羽转而决定走一趟渝都城,再作打算。

另一方面,卫老城主铁了心要帮小环说亲事,还表示要把整座渝都城都给小环当嫁妆。言下之意,谁娶了小环,谁就是未来的城主。书书对小环和城主之位都没有兴趣,但他的表哥李洵倒是势在必得。书书知道李洵绝不是一个靠谱的人,而李洵也确实不是。还没等卫老城主让位,李洵已经以城主自居,而且,他竟然准备炸掉空桑山,让河水流出渝都城外,汇入大江。

这时,雪琪翩然而至,原来,她和小凡都被困在了小凡的心魔里,草庙村就是小凡的心魔。他的心魔要他,要他有的念头,力量之强大连雪琪也无法抵挡。雪琪让小凡多想想开心的事情,才能够克服因忿念而生的心魔。可是,小凡再一次悲哀地发现,他在这活了那么多年,竟未曾有一丝希望。他了普智临终前的嘱托,什么都没有学会,而是成了一个的废物,成了任谁都可以他的无用之人。小凡表示他会送雪琪平安离开,交代雪琪在出去之后,杀了他。雪琪却握住小凡的双手,坚定地告诉他,哪怕只有一个人能和他并肩作战,他也应该好好生活下去。

曾书书带着张小凡到空桑山查找毒水源一案的线索,恰好看见李洵被蝠妖得无之力。二人上前帮忙,却也不是蝠妖的对手,小凡重重地摔在地上,法宝也跌落在地。这时,一阵碧光闪过,一名蒙面的绿衫姑娘翩翩而至,蝠妖也死在了碧光之下。昏昏沉沉的小凡只来得及看见绿衫姑娘捡起了他的黑棒,随即陷入昏迷。等他醒来,黑棒和绿衫姑娘已经不知所踪。

这下子书书可被难倒了,他生性喜好,根本不可能甘于困在渝都城内。他找了小凡出去和阿相喝酒谈天,顺便一解心中烦闷。阿相告诉书书他们,近几个月内,渝都城内很不太平,许多之人进驻。建于天地灵脉之上的渝都仙家草药繁盛,千百年来都是必争之地,所幸历代城主治理有方,百姓也算安居乐业,只是近年来老城主年事已高,膝下二女都已嫁妇,卫家后继无人,正魔两派对这渝都城虎视眈眈。而且,不久前,城北一处药田被怀疑闹鬼,灵药尽数枯萎,老城主将城北人家都迁往他处,并了城北。阿相认为这件事也许和有关,书书和小凡决定一探究竟。于是,书书找到颜护卫,问起他发现那名的地点,费尽唇舌从他那里得到了事发地的。

为了收复合欢派,碧瑶决定接收野狗,给炼血堂一个分舵的名头。随后,她带着野狗前往锦绣坊找金瓶儿。可是,事情并不如野狗设想的那么顺利,金瓶儿虽然遵守门规对野狗礼遇三分,但仍然明确了碧瑶的鬼王令。她言明合欢派只于持有炼血堂噬血珠和合欢派金铃的人的号令,碧瑶自讨了个没趣,带着野狗回到山海苑,见到了来讨法宝的林惊羽和张小凡。由于心情不佳,碧瑶接连把小凡和惊羽赶了出去。

另一边,野狗对碧瑶极尽谄媚之,希望碧瑶能给他一个机会为鬼王效劳。他告诉碧瑶,现在的渝都城内可谓形势复杂。青云、天音、焚香三派,在城内均有,而合欢派已经成了现在的锦绣坊,自成一系,各派各有牵制。炼血堂黑心老祖与合欢派掌门金铃交情深厚,野狗相信,如果他以炼血堂的名义出面,金瓶儿作为合欢派后人,应该会给他三分薄面。

碧瑶就是救了小凡的那名姑娘,同时她也拿走了小凡的法宝黑棒。她拿走黑棒后试图黑棒,了黑棒与其他法宝一样是认主的,但她对于当初年老大为何能驱动黑棒一事百思不得其解。小凡不知碧瑶的心思,只是老实巴交地感谢她的救命之恩,并希望拿回黑棒。碧瑶却言明要林惊羽来取,她才肯归还。小凡还没有与惊羽会合,只好先打道回府。

陆雪琪怀疑金瓶儿是中人,天真烂漫的小环特地找了她,以金瓶儿曾经对她的救助相劝雪琪,希望雪琪能放下对金瓶儿的。雪琪听完她的讲述,对金瓶儿有所改观。

这样一来,河水的毒素完全有可能污染大江,致使更多者。书书和小凡拼命阻拦,并表示已经查明真正有毒的是泥沙,所以疏通河水根本是无济于事。可李洵,关键时刻,惊羽和雪琪出现,了他。在书书等人的下,卫老城主否决了李洵的炸山截河之计,要他们两个人分别拿出一份计划让他过目,再确定谁的方案最有可行性。

回府的上,书书还一直在抱怨那对祖孙,结果一回府才发现,那个老人是老城主的至交周一仙,孙女名唤小环,他们以前还在城主府里住过一段时间。很尴尬的重逢,书书只好勉为其难地向祖孙二歉。

回到城主府后,好大喜功的李洵在老城主面前地称蝠妖是他所灭。书书懒得搭理他,小凡则为了黑棒丢失和水源一事不宁。万毒门的了,蝠妖也已经灭了,但水源却并未恢复,这使得小凡和书书不免怀疑,万毒门和蝠妖也许只是毒水源事件的其中两个环节,并非。

惊羽和雪琪留在了城主府,书书偏心地给雪琪安排了雅房,让惊羽去与小凡同挤一间房。晚上,惊羽和小凡两兄弟品茶谈心,小凡把这段时日里渝都城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惊羽。惊羽觉得锦绣坊的老板娘金瓶儿有蹊跷,他在来空桑山之前,曾向打听过的事情。据说,在中有一个合欢派,与炼血堂关系匪浅。这个门派的均为女子,这代的首领,是一个人称妙公子的貌美姑娘。十多年前,妙公子在一场中,带走了所有,从此不知下落。金瓶儿凭一己之力,打退了青云和天音两大门派的,惊羽怀疑她肯定与合欢派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tommysbigband.com香港六合彩正版挂牌,香港2018正版挂牌彩图,香港正版挂牌全篇资料,六肖中特期期准,六肖期期准免费公开开,香港正版挂牌全篇资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