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部门间、层级间、区域间信息共享
2019-03-01 17:0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改革试点工作启动后,各地积极响应、系统谋划、统筹把握、创新实践,审批主体由多变少,审批周期由长变短,办理环节由繁变简,申报材料由厚变薄,在较短时间内取得了显著成效。同时,在改革过程中也发现了一些问题:

3.缺乏上下互联互通的信息服务平台。跨层级、跨部门、跨区域,更高层面的行政审批服务平台还未建立。行政审批部门办理的行政许可事项,对应众多的业务操作系统,分属国家部委、省、市、县四个层级,类型包含内网、专网等。如果不实施全国范围内统筹,仅凭试点地方力量自行打通信息屏障,整合国家、省、市、县四级信息网络,困难极大,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改革是大势所趋。当前,应以时不我待的精神,乘势而上,破解难题,加快推动这项改革更大范围规范开展。我们建议:

开展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改革是贯彻落实中央“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决策部署的重要举措。2015年3月,经国务院批准,中央编办、国务院法制办联合印发了《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试点工作方案》,在天津、河北、山西、江苏、浙江、广东、四川、贵州等8个省、市率先启动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试点工作。通过一年时间的努力,改革试点区域组建了行政审批局并正式运作,为我国全面深化改革,推动简政放权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改革固然促进了集约审批、流程归并、程序优化、时限压缩,但要真正让市场主体、人民群众有更多的改革“获得感”,持续释放助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改革红利,关键还是要在法律法规的配套上下功夫。在全面总结评估前一阶段全国试点工作的经验与不足的基础上,通过修订、废止、试点区域暂停执行部分法律法规等方式,进一步加大改革试验度,坚决砍掉各类无谓审批、“奇葩”证明、繁琐手续,勇于下放直接面向基层、由地方管理更方便有效的经济社会事项,大力推进服务理念、服务机制、服务方式创新,做权力清单的减法,责任清单的加法,优化服务的乘法,真正为市场主体减束缚,激活发展新动能。

深入研究、系统分析各地、各部门在本轮改革中好的经验做法,制订出台全国层面改革方案。改革方案中宜对改革思路、模式、原则、路径予以统一,对各地改革实施主体、集中程度、运行模式、法律地位、内部设置等关键环节予以明确,确保全国一盘棋。各省级层面也应及时启动改革,组建省行政审批局,以便更好地对应地方,统筹指导。

4.行政审批部门缺乏与改革相对称的法律实体地位。一是机构建制不统一。行政审批局虽然已经明确为政府工作部门,但没有“三定方案”,缺乏合法身份,内设机构设置还没有统一标准。二是业务能力不对称。很多审批业务极其专业,没有较长时间的学习难以胜任。三是审批力量不匹配。绝大多数行政审批部门依托政务服务中心成立,改革后从“审批管理”向“审批办理”转型,还需要进一步增强审批力量。

构建互联互通的信息平台是进一步发挥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改革集聚优势的重要手段,是保障改革新机制落地落实的重要载体。加强宏观规划、顶层设计、统筹推进,加快推进建设行政审批服务平台,促进部门间、层级间、区域间信息共享。与此同时,加大对省、市、基层的信息支持力度,根据权限向基层开放数据,支持审批、监管数据在基层落地,真正做到让数据多跑路、群众少跑腿、系统间少折腾,实现“智慧审批”。

行政审批局是承担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改革任务的第一主体。一是上户口、给身份。自上而下确定统一的机构名称、三定方案、内设机构,从法律地位上赋予其法定审批职能,从源头解决各自为政、自行其事的无序局面。二是强班子、给通道。进一步配齐配强领导班子,特别在班子中充实专业技术型干部,满足履职需求。实施职数倾斜,明确专业技术等级,设立首席审批官岗位,破解上升通道狭窄单一困境,鼓励审批人员立足岗位成才。三是据实情、给政策。宏观上,调整不适应改革要求的法律法规,赋予试点地区更大的自主权,便于基层机制体制创新;微观上,在资金、设施设备等政策上积极倾斜,保障履职实际需求。

2.缺少对法律法规适用的突破。目前,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改革中,只能对法律法规已经设定的行政许可事项进行划转集中,而不能通过事项整合以削减行政许可事项,也不能通过在改革区域内暂停实施部分法律法规以重新架构办理流程,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改革的探索、试验的效用,减弱了简政放权的预期效应和改革的获得感。

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确保审批与监管无缝对接、双向互动是深入推进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改革的必然要求。各相关部门应进一步加强基层监管机构、监管能力建设,加大监管资源配置投入,指导、帮助基层建立健全科学、规范的常态化监管机制,切实提高基层监管水平,防止监管不力、失位缺位,真正实现“一批就推、审管同步”。

1.缺乏更高层面的改革顶层设计。在国家层面,尚未出台纲领性文件或指导性意见,各地如何改、改到哪儿算到位,全凭自己理解,“一人一把号、各吹各的调”,导致行政许可事项集中度不一、运行模式不一、改革进度快慢不一,改革的成效参差不齐。基层难以找准改革的靶心,甚至会影响改革的信心。

5.缺乏与审批相衔接的事中事后监管。各行政管理部门一是工作理念短期难以扭转,监管的短腿还没有拉长,审批权、执法权又被剥离,难免产生一些消极情绪。二是监管力量短期难以胜任,执法权集中下沉后,即使原审批人员转为监管人员,也难以应对面广量大的监管任务。三是监管机制还在逐步建立,监管工作还缺乏像审批、执法一样成熟统一的工作机制和流程。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tommysbigband.com香港六合彩正版挂牌,香港2018正版挂牌彩图,香港正版挂牌全篇资料,六肖中特期期准,六肖期期准免费公开开,香港正版挂牌全篇资料版权所有